游泳

2019-10-12 23:07: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年逾古稀的沈大妈,昨晚梦见自己滚进粪坑里去了,糊了一身的大粪。梦醒后,她好兴奋好兴奋哪。几十年的经验告诉她,这是一个发财梦,预示着她今天之内一定要进财。

天还才麻麻亮,沈大妈想去乡村公路上蹓跶一圈儿之后,再回家煮早饭吃,以充分释放一下她那喜悦的心情。她一打开自家大门,就看见村办公室的大门敞开着。难道夏支书这么早就上班来了?沈大妈歪着脑袋一看,里面无人,只见墙角码放着不少肥料。那肥料两百块钱一袋,是夏支书私自从镇上购来方便农户的。沈大妈不禁喜从中来,这梦真灵哪!此时四周无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搬一袋肥料回家,不就进财了么?

不!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是偷盗而来的不义之财,决不能要。她赶快摸出手机,向夏支书汇报了此事。

夏支书千恩万谢地说:“沈大妈,是我昨晚忘了锁门,请您帮我锁上吧。我今天上午要去乡政府领村里的大病救助款。”

另外,夏支书还吩咐沈大妈今天上午别走远了,他不久就会回到村里。她大儿媳也有五千块救助款,到时请她帮忙给领去。

沈大妈打完电话当即走过去,随手将门锁上了。听到领钱的事,沈大妈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好梦应验了,尽管钱是大儿子的,可是今天过了她的手,也算她暂时进财了嘛;难过的是,这钱是大儿媳用生命换来的,拿在手里也烫手啊。

大儿子一家虽然进了城,但是户口还在村里。就在大儿媳病重之际,恰逢村里来了一笔大病救助款。通过民主评议,村里凡是正在生大病的人,都分配到了数额不等的指标,沈大妈的大儿媳也争取到了五千块指标。然而钱还未到账,身患绝症的大儿媳就撒手西归了。想到这里,沈大妈差点哭出声来。可怜的大儿媳啊,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呀。每当想起你,我就泪水涟涟。你年轻漂亮能干,要是阎王爷允许,我宁愿用这把老骨头换回你的生命……

为了让大儿子尽快地从丧妻之痛中走出来,沈大妈打算领到钱后,就及时进城给大儿子送去,以顺便安慰一下大儿子。大儿子一家人都喜欢吃红苕,邻村宋家有好吃的姊归苕,她顾不上煮早饭吃,就匆匆忙忙地来到了宋家。宋家没有秤,便估量着给她挑选了三十斤红苕。一块钱一斤,沈大妈付了三十块钱后就背着红苕回了家。回到家里一称,多出五斤红苕来,也就是说,她少付了宋家五块钱。哈哈哈,运气来了真是连门板都挡不住,这不是又进财了么?

一阵欢喜过后,沈大妈又把这个想法给否定了。这是人家用汗水挣来的,我白吃人家五斤红苕,于心何忍哪?

沈大妈又匆匆忙忙地给宋家送钱去,可是宋家死活不收,他们说生意买卖一句话,成交了,怎么好意思再收钱呢?当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后,宋家终于收了钱。短短几个小时之内,沈大妈就连续两次拒绝了不义之财,走在回家的路上,她的心里真是比吃了蜜还甜哪!

中午时分,夏支书从乡政府回到了村办公室。领大病救助款的人见了,都一窝蜂地拥了上去。发完钱,夏支书回老家吃午饭去了。沈大妈站在自家大门上,有意瞟了一眼村办公室,大门又没有上锁。她就径直走进去,往外搬了一袋肥料,而后急忙把门锁上了。沈大妈想把肥料扛回家,却怎么也搬不动了。又怕碰到外人,她只好把肥料拖到门外的洗衣台下面藏了起来。接着三步并作两步奔回家,拿来一只空口袋,将肥料平分在两只口袋里,跑了两趟才全部背回家。年过七旬的沈大妈,平生第一次做贼,心里好害怕好害怕呀。在慌乱中,她差点把心脏病也吓发了。

下午,夏支书又上班来了。沈大妈远远地观察着夏支书的一举一动,还好,他一直埋头写写画画的,根本就没有察觉出肥料的事。

原来中午的时候,沈大妈同其他村民一道,去村办公室领钱,不,领的是存折。夏支书总是磨磨蹭蹭的,顾左右而言他,好像他根本就没有通知这些人来领钱似的。谁暗暗地给他塞去几百块钱后,他便若无其事地把存折递给谁。遇上不懂事或者装糊涂的人,夏支书就明说明报,说他为这笔钱上县下府跑过数十趟,村里没有工作经费,享受大病救助款的人必须给他补贴点车船费。

只剩下沈大妈一人时,夏支书更是狮子大开口,强行向她索要了一千块钱。从此,沈大妈恨透了夏支书,别的不说,五千块变成了四千块,怎么向病故的大儿媳交待嘛!她想去政府举报,又怕扳不倒夏支书,今后反而连一分钱的好处也捞不到了。沈大妈思来想去,唯一的法子是偷夏支书五袋肥料,填平那一千块钱的亏空,然后就收手不再做贼了。

共 171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年过七旬的沈大妈虽然最终还是做了贼,毕竟是因为村支书给逼的。之前的两次沾便宜的机会,沈大妈都放弃了,这说明沈大妈是个有良知的人。一次是看到村委会办公室敞开大门,沈大妈看到办公室放着一大码肥料,每袋能值二百元钱,沈大妈本想偷上一袋以应验进财梦,临了却改为电话通知村上的夏书记,并且按照夏书记的要求帮着关好了办公室的门;二次是去宋家买红薯,宋家多给她装了五斤,沈大妈又将五斤红薯钱补给了宋家。沈大妈最后做了贼,完全是因为夏书记在发大病救助款时,硬敲了沈大妈一千元,沈大妈便气愤不平地偷了五袋肥料,也是为了填平夏书记敲诈了一千元大病救助款的亏空。故事讲到这里,沈大妈和夏书记到底谁是贼?大家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1 楼 文友: 2018-08-01 08:16:25 沈大妈和夏书记究竟谁是贼,明眼人一看便知,因为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2 楼 文友: 2018-08-01 15:17:2 辛苦编辑先生了,你准确的理解了本文的写作意图,问好。

 楼 文友: 2018-08-0 09: 8:59 很精采的小说,寓意深刻!向程老师问好!

回复  楼 文友: 2018-08-0 21: 0:29 感谢老朋友,很高兴见到你。

4 楼 文友: 2018-08-08 07: 6:52 这个贼倒也别致!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

回复4 楼 文友: 2018-09-09 10:41:10 感谢你的精彩评论,问好。

湖南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吕梁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乌鲁木齐好的妇科医院
湖南治疗牛皮癣费用
吕梁治疗牛皮癣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