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俄罗斯寻找颜色革命解毒药

2019-07-10 17:52: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俄罗斯寻找“颜色革命”解毒药

  

    俄罗斯民众喜欢把右翼反对派称作西方的“第五纵队”,认为对这些人只能围追堵截,严加管制。普京则另辟蹊径,为我所用——与其让他们把矛头对准当局,给政府添乱,还不如把他们纳入体制,让他们彼此争夺进入政权的机会,同时为当局献计献策。盛世良

    在俄罗斯,“颜色革命”是热门话题。在俄最大的搜索引擎站Yandex上查询“颜色革命”,可以得到200多万个结果。这一另类“革命”已经在一些西亚北非国家及俄罗斯周边国家导致政权更迭。对于这种“剧毒”,惯于居安思危的俄罗斯人自然不会掉以轻心。

    “我们发觉了利用所谓‘颜色革命技巧’的种种企图,从组织非法公众抗议活动到社交络的公开仇恨敌对宣传。”不久前,俄总统普京在内务部会议上指出,“他们的目的显而易见——那就是挑起国内斗争,打击我国的宪法基础,最终打击我们的主权。”

    普京说,俄罗斯应当“加以防范”,以策万全。

    貌似温柔,毒性很大

    万事爱较真的俄罗斯学者认为“颜色革命”应有以下三个内涵:

    一、在群众街头抗议行动的压力下、在国外非政府组织的资助下,实现政权更迭的过程;

    二、“颜色”运动势力主要使用非暴力政治斗争方法推动政变;

    三、美国和英国策划的推翻第二世界和第三世界合法政权的行动。

    “颜色革命”往往显得很“温柔”:它像天鹅绒,令捷克斯洛伐克在东欧剧变时未经大规模暴力冲突就实现了政权更迭;它像玫瑰,2003年格鲁吉亚“玫瑰革命”参加者人手一支玫瑰花,不费一枪一弹就搞掉了谢瓦尔德纳泽政权;它像橘子,2004年据说因政敌下毒而变成橘皮脸的美男子尤先科登上了乌克兰总统宝座;它在吉尔吉斯斯坦以郁金香为象征,于2005年拱掉了阿卡耶夫政权,5年后又把阿卡耶夫的掘墓人巴基耶夫送进了政治坟墓。

    但“颜色革命”的毒性很大:2010年底爆发的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引起阿拉伯世界多国内乱,暴恐活动肆虐,至今仍在发酵。乌克兰的第二次橙色革命即“广场革命”,逼得合法总统流亡国外,引发内战,造成近万人死亡,导致俄罗斯同西方的关系逼近“新冷战”。

小程序如何制作的
微信小程序后台
怎么在微信上开微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