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我们都曾有过灵魂出窍的时刻

2019-09-14 08:47: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下午生长出光明因为终于
一场绵绵细雨
正在飘来,或是坠落。因为是又一场
雨是某种永远发生在过去的事物。
有谁听见它落下后已被带入心灵
适逢一个突如其来的幸运的机会
在他的一瞥中一种叫做“玫瑰”的花儿绽放出
五颜六色中令人好奇的颜色。
这场雨用它的雨雾让百叶窗失明
给人带来喜悦,在没有多少人关注的郊区
在那里一颗葡萄树上的黑葡萄高过了头顶。
在某个不复存在的庭院里。
湿透了的下午带回来声音
多么渴望,我父亲的嗓音,还未死去。
雨天让思绪像纷飞的雨线一样,编织永恒记忆的网。
博尔赫斯的这首《雨》,是那样的与众不同,出人意料。如果没有读到最后一行,你将永远无法捕捉这雨水中,深沉浓重的爱和悲痛悠远的追思。
“下午生长出光明因为终于/一场绵绵细雨/正在飘来,或者坠落/”,我们几乎不可抗拒地被这雨水降临时,带来光影变幻的情景所捕获。这种细腻的经验和传神的表达,让我们瞬间进入诗人描绘的语境。这一场“绵绵细雨”似乎不是发生在现在,不仅仅发生在现在,似乎有更多相似的情景一起降临,或者通向更多相似的未来。在这里,这一刻,时间的界限乃至空间的区别渐渐模糊,在雨水中消融,凝聚成一种流动的意念、情思,悠悠不绝,无形无迹。这这场雨中,飘来的是密密的怀念,坠落的是巨大的悲伤。人类共同的情感,在这里得到了集中而生动地展现,借着雨水的姿态,幻化为万千载着疏忽而逝的情愫之蝶。
“因为又是一场/雨是某种永远发生在过去的事物。”这两个句子在断与连之间,展示给我们的是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忧思。在叙述中迅捷地转入哲思。这种跳跃给我们的沉重的脉搏,注入一股轻盈的空气,仿佛雨水正是为了过去的事物而诞生。如果过去是我们现在的因,那么,雨水则唤起我们对这层因果的思考。在此刻,我们注定灵魂出窍,飞向过去的时光,去延续现在的生命。
“有谁听见它落下后已被带入心灵/适逢一个突如其来的幸运的机会。”“雨水和心灵”在某些被诗人称为“幸运的时刻”,获得某种一致性,彼此共鸣,雨水不再只是坠落的液体,心灵也不再只是虚空的存在。而这些时刻,正是诗歌源源不断地诞生的时刻,正是诗人在酝酿诗意的时刻。我们可以说,这些时刻对于雨水是幸运的,对于心灵更是如此。我看到纤细的触角,伸向那一滴滴串成雨线的内核,在博尔赫斯的笔下流淌出来,清澈而闪亮。
“在他的一瞥中一种叫做“玫瑰”的花儿绽放出/五颜六色中令人好奇的颜色。”“玫瑰”这个意象的突现,为这一片雨的空茫之境,带来一种“令人好奇的颜色”。诗人的思绪被这种鲜亮的色彩暂时截断,因为他的“一瞥”,记忆被拉回到现实中。“玫瑰“这个意象的出现,在这里似乎颇为费解。然而,如果我们从它的基本喻意出发,就能窥见诗人在这里要表达的是爱的丰富。被雨水清洗的玫瑰愈发鲜艳动人,和诗人要表达的那种朴实而深沉的爱,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场雨用它的雨雾让百叶窗失明/给人带来喜悦”,多么新颖的表达——“雨雾让百叶窗失明”。博尔赫斯在他的《诗艺》中第二讲《隐喻》一章,强调了比喻的出新,也给出了一些基本的隐喻模式。在这里,我们感受到词源创造隐喻的力量——雨雾——遮盖物——百叶窗——眼睛——失明。通过挖掘这些词本质的联系,使语言成为敞开现实,打开存在之门的钥匙。这种模糊的情境,却给我们带来喜悦。这意味着什么?这种反差使读者读到的,不再是”失明“这个词本意带来的忧伤,而是混沌之中的忘我,这种喜悦是被一种称为“光阴迷失”的气息笼罩,又一次的灵魂出窍,情感获得自我充盈。
“在没有多少人关注的郊区/在那里一颗葡萄树上的黑葡萄高过了头顶。”“郊区”在这里暗示了人类经验的幽僻之处。在大众习以为常的生活经验中,细微之物,常常已经不足以唤起我们日渐麻木的心灵。本真的自我被掩蔽,就像那颗“黑葡萄”,在某个未知的地方,未知的高度上生长着,在雨水降临的时刻,裸露出来,被我们的心照亮。当诗人说“这颗黑葡萄高过头顶”,他呈现给我们一个隐秘的世界,一个高于理性和日常生活逻辑的存在,在这个层面上,生活的内核,仿佛是我们永远可望而不可及的,只有片刻得到的一丝微光,瞬间熄灭。不过,我们的心灵却因此被照亮了。
“在某个不复存在的庭院里。/湿透了的下午带回来声音/多么渴望,我父亲的嗓音,还未死去。”“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物是人非足以让我们悲痛,而诗人的笔下人非,物也非,连那个熟悉的庭院也不复存在。只有在记忆中物与人依旧栩栩如生。又一次,我们被诗人引入追忆。过去浑然敞开——多么渴望,父亲的嗓音,还未死去。父亲的嗓音,对于博尔赫斯来说,就是那个完整的父亲,不可分割的存在。“湿透了的下午”,整个下午,诗人都未能摆脱这种潮湿的心灵之境,一切都是自然而来,唯有那份深沉的父爱,久久不能离去。让我们读来,悲伤无法抑制,找回自己人生经验中的,那份独有的久违的情感,抑或所有美好的事物留给我们的印记。
这首诗的艺术特色可谓藏而显,显而藏。用“雨”这个司空见惯的意象串接情感,以小见大,沟通宇宙。当我们一遍遍诵读这首诗,雨水便化作洒向思想世界的甘霖,继而又化作火焰,燃烧着整个神秘的情感的森林。

共 205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是阿根廷诗人、小说家、散文家兼翻译家,被誉为作家中的考古学家。他在8岁时,根据《堂吉诃德》,用西班牙文写了一篇叫做《致命的护眼罩》的故事,译文,署名豪尔赫·博尔赫斯,其译笔成熟,竟被认为出自其父的手笔。文章针对博尔赫斯的那首名叫《雨》的诗,进行了艺术地赏析。并且认为,《雨》的艺术特色可谓藏而显,显而藏。用“雨”这个司空见惯的意象串接情感,以小见大,沟通宇宙。语言流畅,剖析深刻的赏析文章,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1 楼 文友: 2016-12-07 19:00:17 剖析精到,别开生面的赏析佳作,欣赏了,问候作者。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1 楼 文友: 2016-12-09 12:54:56 谢武戈学识渊博的点评!中风后遗症的家庭护理
拉水便用什么药
老年人出行必备品药物
小孩中暑的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