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绝世邪君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甄渊夜袭1

2020-01-22 15:35: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邪君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甄渊夜袭

“你,你……!”

紫玲莎被这小商贩气的玉面涨红,小粉拳狠狠的捏紧,秦石在旁边心想,若不是这幻城地理影响,估计现在紫玲莎定会将这小商贩拿来试毒吧?

秦石连忙拦住紫玲莎,上下打量起这个商贩,这商贩的借口确实挺令人无奈,这是个人就能看出这本剑谱,分明是因无人问津才被垫在桌角下的,结果竟硬是能被这小贩说成是传家之宝。

“秦石,我们走,什么破剑谱。”紫玲莎拉着秦石就欲离开。

见状,那小商贩也不着急,慢吞吞的晃悠着脑袋,笑道:“你看,这不又露俗了?”

“您……你……!”紫玲莎面红耳赤。

“好了。”秦石无奈道,旋即他瞪向商贩:“不想找死的话,你最好少说两句。”

小商贩完全不受秦石威胁的耸了耸肩:“这里是幻城,你们还敢杀我是怎么样啊?”

“唉。”秦石长叹一声,看来这幻城已经成为这三域之间的肿瘤了,索性,这与他无关,他也不想多管闲事,冲着小商贩道:“三百下品玄晶,你若是卖的话,我就拿走了,不卖的话,就罢了。”

“三百?秦石,你疯了吧?”紫玲莎在旁边被气的直颤,贝齿咬唇的推搡下秦石:“三百,能买多少剑谱,你跟这破玩应过意不去干嘛?”

秦石也不做声,等那小商贩回应。

小商贩歪着脑袋犹豫下,他也看出秦石的决绝,其实倒也不是秦石不舍得,只是他全身上下就不到四百玄晶,剩下的还要供应他和紫玲莎的生活花销,总不能出来一趟,还要女孩花钱吧?所以他只能出得起三百。

无奈下,小商贩点点头:“行吧行吧,真是晦气,本以为能坑个大的,没想到竟然是个穷鬼。”

“你说什么?”秦石道。

“啊?”小商贩一捂嘴巴,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连忙干笑:“嘿嘿,没什么,没什么,我是说,小兄弟啊,你这次可赚大了,我这家传剑谱可是绝学。”

一边说,那商贩一边将剑谱从桌脚下抽出。

“行了,少废话。”

秦石从那商贩手里将剑谱抢来,抛给他三百枚下品玄晶,之后拉着紫玲莎朝店铺外走去。

砰!

未料,走出店铺刚转身,一名裹着黑色斗笠的倩影迎面走来,与秦石肩膀相互撞在一起,这让秦石心底不由一惊,回首望去一眼。

“看什么呢?”紫玲莎拍了下秦石,好奇道。

秦石目不转睛的望着朝街口尽头走去的少女,黑眸中微微闪过几分诧异。

“怎么回事?”

他暗自问道,这些年以他的感知力身法,莫说是个大活人,就是在丛林间,一片落叶都不可能沾在他身上,他怎么会撞到她?

而且,他念力始终在周遭三米,这三米内有任何波动他都会马上察觉,犹如他的肌肤血肉一般,混元一成,但刚刚,他敢断定,他根本没有察觉到那倩影的气息,或是存在。

“怎么会有这么诡异的事?”

他想不通。

邪魔道:“估计是刚刚分神了吧,这也正常。”

不解间,秦石点点头,也只有这种可能了。

“咦。”而突然,紫玲莎玉眼冲那倩影瞄去,却是黛眉轻轻蹙起。

“怎么了?”秦石愣了下。

紫玲莎摇摇头,眯眼道:“这背影,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见过?”

“我也不知道,反正挺熟悉的,唉,说不定是看错了,我们走吧。”紫玲莎揉了揉眼睛,旋即她突然瞪向秦石,没好气的道:“好啊,我知道了,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啊?什么故意?”

“哼,你想分我的心,让我忘了刚刚的事是吧?我告诉你,没门,你说你是不是白痴?三百下品玄晶,那在百潮区域都足矣建立座辉煌城池了,你竟然用来买这么本破书?”

秦石不由尴尬:“额……”

“哼,算了,懒得管你,反正又不是我的玄晶。”能看出来,紫玲莎这次是真的有些生气了,她鼓鼓着个香腮,一个人快步走在前面,来到幻城城中的一间旅馆。

这旅馆不大,秦石紧随其后,两人分别开了间最普通的客房进行休息。

“再见,今晚你都别找我,我是不会搭理你的。”

咣!跟着就听声重重的摔门声,这不禁让秦石无奈抓了抓脑袋,长叹声:“哎。”

被扔在门口,总不能一直傻愣着,索性秦石也回到房中,之后他将房门关上,独自盘坐在床榻上,猫着腰研究起刚刚花了三百玄晶而买的剑谱。

然而,他左右翻弄,并未从中察觉到什么特殊,反而如紫玲莎所言一样,这剑谱中所记载的都是些最寻常不过的剑招,连剑宗入门的门槛都达不到。

“不应该啊。”

秦石不禁皱起眉头。

“是哪里弄错了吗?之前的那种共振共鸣是怎么回事?”秦石不服气,他又是独自钻研半响,结果却还是没有任何头绪。

这不禁让他有些懊恼。

“嗡!”

这时,一道危机感从他神识传动。

他黑眸当即一睁,将手中的剑谱合起收回,身躯猛的朝侧方一闪。

咻!

下一秒,一道无声的破风银针穿透窗户,从秦石刚刚所盘坐的位置笔直射出,猛的刺穿在那客房的石壁。

这让秦石不禁流出冷汗,那银针所击之地不正是他的眉心吗?

“是谁想杀我?”

秦石暗骂,旋即他黑眸一转,一道黑影从窗外一转而过。

他站起身,推开窗凌空的追出。

咻!咻!咻!

那黑影步伐极快,身法玄奥,在云雾间穿梭,速度上竟是能与秦石相互制衡?

这让秦石不由皱眉,这些年在速度上始终是他的骄傲,没想到今日竟然会在其上吃亏?

一路上,秦石直接追出幻城,那黑影这才从幽林中停下身,旋即他翻转间便冲着秦石屈指连弹

咻!咻!咻!

又是数根与刚刚相同的阴邪银针。

秦石牙关一咬,抽出把寻常灵剑连续一晃,将三道银针给弹射开。

水无痕断裂,他如今所配的是剑宗灵剑,本来方青是有意传给他一把护宗十八剑的,但却被秦石给婉转拒绝。

主要,秦石也是不好意思,方青极力推举他做长老他都拒绝,再拿护宗之剑,多少有些不合理。

将银针弹开,秦石冷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要杀我?”

“呵呵,小子,不错嘛,难怪林冷都会失手,几年时间竟然让你成长到这般境界了?”那黑影这才突然阴邪而笑。

而听闻那声音,秦石黑眸猛的一瞪,那声音,让他十分熟悉,熟悉到刻骨铭心,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当年在焚天山脉上,那给他无尽屈辱之人。

“甄渊?是你?”

秦石当即黑眸泛起血红。

“桀桀,小子,记性不错吗。”那黑影冷笑声,旋即单手抓掉遮挡面部的面具。

当看见那阴邪的容貌,秦石心脏都是狂跳几下。

甄渊,是他首个接触到的溟组凶魔,而一切的起因似乎也是因他而起,是他与栾慕华联合起来,戏耍了他这么多年。

对甄渊,秦石有着莫大的恨,而这份憎恨与溟组无关。

“桀桀,小东西,你可真是不幸,竟然在这里让我遇见你,那就怪不得我了,上次丢了崩玉,害的我被组织惩戒,今日我就让你偿还回来,听说,八荒勾玉在你的身上?一并留下来吧。”甄渊笑容变的狰狞。

秦石黑眸一寒,挥手将灵剑立于身侧,冷道:“甄渊,你以为还是八年前?我会随你摆布,践踏?今日要付出代价的,是你。”

在骤然间,秦石周遭狂颤,空气都是被他的气场排开,他全身溢出极浓之力,灵魂灵力在瞬间全部祭出。

这一次,他要杀了甄渊。

感受到秦石强悍的力量让甄渊不由一愣,然而他并未因此而恐慌,反而嘲弄一笑:“咒域境大成,域境小成?桀桀,小家伙,这几年你的进步确实令人咂舌啊,不过,你是认为,这样就能逃出我的手掌心了吗?天真。”

“嗡嗡嗡!”

言罢,甄渊双臂突然张开,他的长袍都是被狂风卷起,在月光的映射下闪烁血光,一片一片的血色云眸图案极为刺眼。

而后,秦石黑眸一睁,林间传来沙沙作响,一股狂流猛的朝他扑来。

“这力量,是半步界境?”

秦石不敢置信的一惊:“这怎么可能?”

他清楚记得,上一次在不夜城见到甄渊时,甄渊也不过天巅七层,这才不过三年时间,怎么可能会飞跃到半步界境?

“桀桀,小家伙,这几年,可不光是你在成长,而且你以为我们溟组也要像你一样白痴,靠不停的修炼吗?哈哈,遮天魔尊的秘术,是你永远都不可能追赶上的。”甄渊冷笑。

“遮天秘术?”秦石眼皮狂跳。

邪魔摇头:“是遮天,用精血化为灵石,然后再将灵石侵泡在血湖中,然后强行的提升凶魔血脉,进行突破,这种办法,在万年前被称之为血祭,不过这种办法是极其损害天赋的,并且伤神,会造成提早瓶颈。”

...

长春哪个医院治疗银屑病
番禺区南村医院怎么样
江西最好的专治白癜风医院
六盘水癫痫医院哪治得好
广州牛皮癣十佳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