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鬼村惊魂 第283章

2019-10-12 19:20: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村惊魂 第283章

“见谁?”我仔细地想了想,但是我却仍然没有任何的头绪,我到底应该是见谁!因为还是那一句话,我没有什么朋友,唯一有的几个朋友,我都不怎么联系,所以我压根儿就不会去找他们。

小胖子愣愣地看了我一阵儿,这里才缓缓地说:“有空的话,去看看周野吧!”

“周野?”我万万没有想到,小胖子要我去看的那个人居然会是周野!我听他这么一说,顿时觉得诧异无比。周野是什么人?就是我第一天到四方村里,便差点儿要了我小命的那个疯男人。也是第一个将我认成了林珀的人。

“对,就是周野,我觉得你应该主动去见一见周野!”小胖子脸上的神情严肃,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但是他的表情越是严肃,便越是让我觉得像是丈二的和尚,越是摸不着头脑。

“为什么?”我想了半天,仍然没有想到我为什么应该要去见一见周野。周野对于我来说,就如同一个噩梦一般――我来的第一天,他就差点儿要了我的小命了,我现在想起这件事情来,心里仍然免不了觉得后怕。所以对于他,我想我这一辈子,我都不会主动去见他的。只是没想到,小胖子突然之间说起这个事情来了。

“周野说了很多关于林珀的事情,我觉得可能对于你有帮助。抽个空好好地跟他去谈一谈,也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说完,小胖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脸上的神情格外的严肃。

虽然小胖子把这些话都说给我了,但是我仍然不能够理解他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去看周野。即便周野是杀死林珀的凶手,他所知道的事情,也仅仅是跟林珀有关系的,想必不会跟我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再说了,他一直以为林珀死了,但是现在林珀却还活着。他在杀死林珀之后的事情,他也未必就知道得那么清楚吧。

所以,小胖子说完之后,我虽然是象征性地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对于这件事情,却还是无比的抵触,可能我压根儿就不会去看周野。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没有心情,更加没有去看周野的那个想法。我只是想要快一点儿见到顾盼,我想要知道她到底有没有什么事情。

小胖子估计也知道我的心里着急,所以开车的时候,一刻都没有犹豫

,只是自顾自地一个劲儿往前面开。所以,比以往回四方村的时候,早了许多。

但是即便是这样,我们回到四方村的时候,天已经快了黑了。四方村便如同被一张黑纱遮着,迷迷糊糊的,看得并不真切,只有月光顺着黑纱的缝隙渗下来的时候,能够影影绰绰地勾勒出来一个暗黑的剪影。

这一切都让四方村如同一个即将要进去梦乡的神秘美人。

虽然四方村是美人,但是我却压根儿没有心情来欣赏这样的美景。刚刚一下车,脚踏上四方村的石板路的时候,我便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好歹,努力地揉了一阵儿自己的身体,这才算是勉强地忍住了。

顾盼因为平时工作的缘故,在四方村里,并没有怎么逛过,所以她如果回到四方村的话,最熟悉的地方只有可能是我和她的家。所以,我二话没说,提起腿,便开始往家里跑去。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耳边灌进来的一阵阵冷风,还是如同一个个闷响的耳光,让我感觉到绝望。

我一口气跑到了黄葛树的脚下的时候,这里突然之间停住了。

风鼓动黄葛树的树枝,像是一只只张牙舞爪的手,柔软地在这个空间里来回武动,就向着要抓住些东西往夜的嘴里送。我看见这样的一只只的手,心里不由得觉得害怕,想起来万叔曾经告诉我的,不要站在这棵树下的事情。所以我便现在原地不敢动弹了。

“卫风,你看树上面!”小胖子从后面跟了过来,这里便惊讶地跟我说。

我顺着他的声音往上面看,这一看整个人都惊呆了,也紧接着往后面退了好几步――原来那个树上倒挂着一个人!

那个人裹着长长的白裙,风一吹,他身上的白裙就开始迎风飘扬,来来去去的,看个格外的渗人。

“这个是……”我看见眼前的这一切的事情,整个人都惊呆了,老半天愣是说不出话来。我心中隐隐约约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这个人该不会是顾盼吧?

想到这里,我心里“咯噔”一沉,整个人都如同是石化了一般。另外,我感觉黑夜里伸过来一只苍白而且冰凉的手,二话不说,便紧紧地抓住我的脖子,让我无法喘息。我努力了好几次,想要挣脱,但是奈何那只手的力气太大,所以我便只能束手就擒,任人宰割。

小胖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跟我一样愣住了,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我甚至听不见他的呼吸声。我生怕在这样的时候,他突然之间也跟着凭空消失了,所以我赶紧回头去看一看他。知道我确定他跟我一样,面色惨白地站在原地的时候,我这里才觉得好受一点儿。

等我觉得浑身上下稍微有一点儿力气的时候,我这里便慢慢地往黄葛树下来走,想要看清楚树上挂着的那个人影到底是不是顾盼。

“你要去干嘛?”我这里刚刚走了一步,小胖子变从我的身后一把抓住了我,厉声地问我。

“我要去看看那个人是不是顾盼!”我因为担心顾盼,所以这会儿说话的时候,声音里已经满是哭腔了。泪水,已经涌到了嗓子眼儿了,再一步,便能够冲破抵挡,夺眶而出。

小胖子也知道我是担心顾盼的安危,所以并没有继续地阻拦,这里便仍由我过去了。

我越是往那个人影身下靠的时候,我的心里便越是没有底儿,等走到了人影下面,他的裙摆不小心拍在我得脸上的时候,便如同生硬的兵器一般,让我倒吸一口寒气。

我狠狠地深呼吸了一口气,这里试着慢慢地靠近他。

好容易走到了他的身下,抬起头往上面一望。那个人的头,全部被倒垂下来的大裙摆遮住了,压根儿看不见任何的东西。

我伸出手往那个人的脸上探了探,但是只摸到了纱的冰凉,除此之外,我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但是即便只是这样的感觉,都已经让我觉得自己浑身毛骨悚然地难受。反正无论如何,我是不愿意,也不敢再伸手去摸一摸了。

“怎么了!”小胖子并没有跟过来,但是从他的声音里还是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他的惊恐。

“我不知道?”我心里又急又慌,愣是将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

“我来看看!”说完,我明显地感觉到小胖子狠狠地吸了一口气,这里屏住呼吸缓缓地朝着我这边靠了过来。

小胖子小心翼翼地朝着这边靠近,每一步都走得轻轻地,生怕发出点儿任何声音,惊动了这片漆黑的夜。我见着小胖子这样,也是提心吊胆的,连呼吸都觉得不甚畅顺。

小胖子靠近我,最后站在我的身边,也试探性地戳了戳那个人。但是刚刚碰到他裙子的时候,便下意识地将手缩了回来了。

小胖子会有这样的反应,我也是料想到了的。不困是谁,在夜里遇到这样的事情,即使他又再大的胆子,这个时候,恐怕也是使不上任何的力气了。小胖子就是这样的。

小胖子接连着尝试了两次,但是那个倒垂着的人,却仍然没有丝毫的反应。最后可能是看着这样下去可能会一发不可收拾,所以小胖子猛地一用力,硬生生地将那个人抬起来放在地上了。

“呸,谁他妈做的这种事情!真***晦气!”小胖子一股脑将那个人甩在地上,往地上狠狠地啐了一口,这里便狠狠地骂到。

说来也奇怪,小胖子那一下虽说是用了十足的力气,但是等他真的将那个人扛在自己的身上的时候,这一连串的动作,却好像并没有花费多少的力气。难道这个挂在树上的人有古怪?

我因为心里好奇,所以低下头看个仔细。这一看,还真的瞧出了一些端倪――这个人,真的有古怪!

“怎么会这样?”我生怕自己看错了,所以反复地看了好几次,这里才敢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不过,虽说是自己并没有眼花看错,但是这样的事情却还是把自己惊得不轻,所以只能够抬起头来,怔怔地看着小胖子,疑惑地问他。

“谁知道是哪个缺心眼的家伙,将这个东西挂上去的。大晚上的,我他妈以为是个人呢!”小胖子沾染的这样的晦气,自己是余怒未消,所以仍然是喋喋不休地骂着。

也是,这个大晚上的让谁看见了这个东西,我都保管他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气儿。所以小胖子这个时候怒气冲天,自然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再说了,很显然,这个东西平白无故的被挂在这么高的树上,明摆着是人为的。

究竟是谁,会在树上挂个这么个东西……

贵阳长峰医院具体多少钱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近哪个公交站
贵阳长峰医院手术多少钱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地方在哪
贵阳长峰医院需要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