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补天道 千一四 凌空破界者,旧有恩怨人

2019-10-12 22:05: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千一四 凌空破界者,旧有恩怨人

银铃般的声音笑声响起,一个婀娜的身影从光中走出,仿佛天使。

如花的笑靥出现在孟帅面前,道:“我说公子你怎么不去镜之宫,原来是找到了这样的好地方。只是你有了好地方,却不通知小妹,是不是有点不够意思了?”

燕归来。

孟帅瞳孔微缩,表面上只是笑道:“你我萍水相逢,自然各有其道,我邀请你不是太冒昧了么?”

燕归来笑盈盈道:“这有什么?你我虽然只见过一面,可我师尊和你的长辈曾有旧交,我们也算世交了,不该多亲近亲近?”

孟帅道:“旧交?应该说有旧怨吧。”他缓缓道,“比起这个,我更好奇,你怎么进来的?”

外面,可是静止的时空。别说是燕归来,就是元化闻,也不能逃脱。凭什么她就与众不同?

燕归来微笑道:“你不要觉得奇怪。世界上没有能阻拦我的禁制,空间不能,时间也不能。我不怕告诉你,我的力场属性就是破戒。”她深深的看了孟帅一眼,道,“这也是我被师尊选为继承人的缘故。”

孟帅心中一动,道:“是因为我的缘故?”

燕归来也不否认,道:“大概是因为您的那位长辈的缘故。”

孟帅知道没有什么长辈,那就是他自己。当初在力所不及的情况下,他曾经数次使用时间和空间的手段,从元化闻手中逃脱,当时元化闻没反应过来,但时间过去了一百年,仔细想,总是能想出来的。既然想出来了,自然要有所对策。

能突破时间的手段寥寥无几,元化闻自己肯定是无法改修的,不知从哪里踅摸来一个少女,相貌和坤行雁相似,资质又超绝,还有破戒这样的神属性,真是老天都在帮他。

孟帅道:“既然你破戒而来,想必是有所求的了?莫非是为了区区在下?这美人恩我可消受不了。”

到此时,他已经知道,这燕归来是专门针对自己。她是破戒的专家,想要突破第四层黎家的封锁,真是手到擒来,可是她偏偏不去,等的人只怕就是自己。也不知她凭什么判断,孟帅一定会上第四层。

虽然孟帅回来是个意外,但不管怎么说,真叫她等到了。

既然对方处心积虑,孟帅也知道必有一场对战,什么叫笑里藏刀,他早就娴熟得很,面上打着招呼,其实早已等着暴起伤人。

可惜这里不是打斗之处,孟帅控制时间停止,还能如常说话行动,这已经是极限了。若让他再战斗,时间结界非崩溃不可。到时候外面那些界主可就防不住了。

因此孟帅只好先周旋,等段凌夜完事了再尽情动手,若不行就关门放狗……放自己的宠物出来。实在实在不行,再一拍两散。到时候一团混战,谁死谁活各安天命。

燕归来没有立刻动手的意思,笑眯眯道:“孟公子,你连镜之宫都不去,却在这里,肯定是有重宝吧?见者有份,孟兄是不是分我一点儿?”

孟帅接口道:“否则呢?”

燕归来道:“否则……”她眨了眨眼睛,道,“要说伤感情的话么?”

孟帅道:“没关系,咱们没感情可伤。”

燕归来笑道:“好吧。你若不肯,那可太不明智了,把一个盟友――哪怕是暂时的,推到敌人那里去。”

孟帅笑道:“盟友?你确定?”

燕归来道:“当然。咱们以前没有过节――以后可能有,但现在没有。所谓同仇敌忾,你看外面都是界主,咱们几个半步界主要是不团结起来,岂不是连汤水都没得喝?”

孟帅摸着下巴道:“我倒是听过以门派划分阵营的,也听说过以地域划分阵营的,今天第一次听说,以修为划分阵营的。”

燕归来笑道:“形势如此啊。虽然你很了不起,居然能让时间静止,可是时间终有流动的那一刻,到时候外面都是界主,你怎么离开?恐怕在时间静止结束的时候,就会瞬间被撕成碎片。”

孟帅道:“我自然有计划。”

燕归来道:“我猜你也有,不过有多少把握?十成?不大可能吧?有五成已经不错。而我,我会破戒,你有空间属性,我们在一起,逃命的概率又加多少?”

孟帅挑了挑眉,他其实对宝物都看的很轻,旁人要是威胁,乘人之危胁迫他,他当然不肯屈从,对方要援手换取报酬,他倒不是很抵触。

但是……

燕归来是元化闻的人,如果泄露了神武道的秘密,可能会给自己培养一个强大无比的敌人,他绝不会做这种事。

离着一盏茶的时限越来越近,孟帅有了决断,道:“你所谓的分享,是指什么程度?”

燕归来暗喜,既然孟帅谈条件,自然就是有所松动,便道:“这里的封印,我当然要一份儿。”

孟帅道:“这个不用我们给你,你自己就能看见。”

燕归来道:“但肯定也有不同,不然为什么那人能进光中,你在外面等着?你们肯定也有协议。你得到什么好处,我当然也要一份。”

孟帅不动声色,道:“还有呢?”

燕归来笑道:“难道孟公子觉得不够么?万一我要觉得足够了,却被你一说

,又想要了,你岂不是亏了?”

孟帅道:“您客气,姐姐。我的话再大,没有你的心大。你想要的肯定比我想给的多。不然白费了你掐着点儿进来张口了。”

燕归来笑不可遏,道:“孟公子伶牙俐齿,又是聪明人,我就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了。刚刚进去的那个,叫什么来着?”

孟帅道:“一会儿他出来你问他。”

燕归来道:“反正现在好处都掌握在他手里,危险却要我们均摊,这不公平吧?要我说,好处应该三一三十一,三人均分才对。”

孟帅呵呵几声,道:“说得好像我们一开始就是队友似的。”

燕归来道:“意思你懂。正好你们这次得到的好处,都是传承,可以复制,你们也不损失什么。回头复制一份儿给我,现在就多一个好帮手。怎么样?”

孟帅转过头来,正对着她,道:“你的胃口不小,但也不是不能考虑。”

燕归来没料到这么顺利,道:“但是……”

孟帅道:“但是要看你有没有本事。”

燕归来道:“我可是撕破了时间的界限到此的。你还嫌不够么?”

孟帅道:“刚刚我主要精力放在制造时间停止上,并没有刻意制造陷阱,你趁我不备,潜伏进来,并不令人信服。”

燕归来道:“嗯,看来你要试我了?那么来吧。你尽管出题。”她暗中冷笑,知道孟帅还是不甘心凭白把宝物分给自己,一定要设置一道障碍,但她自信满满。在她看来,孟帅这是就坡下驴,给自己找个台阶罢了。

孟帅道:“且慢,先说输了怎么样?赢了又怎么样?”

燕归来道:“赢了刚刚说的条件你们要全答应。输了的话,我不要你们任何东西,还尽力帮助你们突围。”她自信必胜无疑,因此十分大方。

孟帅道:“那对你不公平。你若赢了,你说的条件可以照做。你若输了,你可以走人。你若要留下了跟我们一路,那我做主,这通灵封印的感悟可以给你一分儿,作为你出力的酬劳。公平公正,击掌为誓,如何?”

燕归来目光一缩,孟帅竟比她还大方。

大方,意味着自信,孟帅对她赢的条件不闻不问,反而对她输之后的优待说的很详细,这说明孟帅认为她必输无疑。正因如此,反而怕她输之后反悔捣乱,这才给的条件相当宽松,骨子里却透出了必胜的信心。

然而,燕归来怎么想,也想不出孟帅的胜机在哪里。她的破戒术的神妙,孟帅连百分之一都没体会过。

既然孟帅自信,那就顺水推舟吧。到时候看谁的自信是真自信。

她微微一笑,道:“既然公子慷?,我就不客气了。请出题。”她目光闪动,好奇孟帅要怎么出题。现在盏茶时间没过,孟帅可不宜大动干戈啊。

孟帅伸手道:“请指教。”

燕归来毫不迟疑的伸出手握住他的手,道:“好说。”之前她就主动握过手,这时候更不避讳什么。

孟帅道:“我先说一下规则,我一会儿带你去一个空间,然后我就出来,你若能自己回来,便是你赢了。时限是……”他道,“这边结束。结束的瞬间,我会去那边接你,如果你被我接到才能回来,那就算你输了。”

这个时限的界限很模糊,说长就长,说短就短,甚至可以就几个呼吸的时间。但燕归来居然不计较,她破戒只需要一瞬间,时限长短对她没有意义。

见燕归来无异议,孟帅带着她,光芒一闪,已经改天换地。

燕归来一睁眼,只见蓝天白云,一望无际的森林,远处有高山,火山冒着黑烟,另一边是湖水,平滑如镜……

她奇道:“这是哪里?”

孟帅笑道:“欢迎来到我的世界。祝――玩的愉快。”一闪眼,他消失了。

...

黑龙江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濮阳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烟台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黑龙江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濮阳治疗睾丸炎方法
分享到: